凌_皓锦明月

【沐蛋】不复杂爱情

*极短
*逻辑已死
*没有文笔




韩沐伯斜躺在沙发上。
赤裸着脚在地毯上搭着,没有直接放在瓷砖地板上那么凉。穿着一件衬衫没扣扣子,衣摆随意散开着露出好看的形状分明的腹肌。

肖战特喜欢趴在他腹肌上,玩手机,看电视,或者别的。
他说,因为趴着趴着,沐沐就硬了。
那人说出这话的时候,眼睛湿漉漉地带着笑,弯弯的,一咧嘴先看到两颗兔牙。端得是纯情无比,偏偏嘴里说着带颜色的话手还不老实,一边说一边朝下身摸去。
韩沐伯抓着他纤细的手腕,翻了个身把人压在沙发上,眼神里似乎都要冒火。结果那人笑得更开,一伸手揽着韩沐伯脖子就往下带,主动凑上嘴唇去亲吻,勾得韩沐伯眼神里的火蹭蹭蹭地烧了大脑。
色迷心窍。
他美啊,美人之名不是白叫的。

抖抖手里的烟灰,韩沐伯想起什么似的,低头看了看烟灰有没有烧到地毯。幸好幸好,只是沾边,亏得自家地毯不够大,不然战战他……哦。没有了。
分手了,怎么就不记得呢。

许是两个人在一起后会越来越像。肖战本是不那么爱收拾的性格,被韩沐伯的强迫症影响得自己也强迫症了起来,反而韩沐伯开始在某些地方不那么注意。比如抽烟这个事。
韩沐伯没有烟瘾,只在自觉灵感枯竭的时候抽一根,一边抽一边想着曲子。脑子被音符塞满了之后别的事情就不那么在意了,经常一根烟点着了还没想起来抽就烧了一大半,烟灰不堪地球引力自主掉落,然后还拿着小半根烟的韩沐伯就会被看到这一幕的肖战敲打。
“曝光他曝光他,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啊。”
肖战拿着抹布跪在地上细细地清理散落的烟灰,韩沐伯坐在沙发上看着他衣摆滑落露出的一小截细腰和翘起的屁股觉得,我家蛋蛋怎么这么好看,哪都好看。
然后手脚就不听使唤地走过去把人抄起来,不顾“沐沐你干嘛啊”类似娇嗔的抱怨,把人扔在床上欺身压上。
“干你。”
色令智昏。
灵感什么的,暂时靠边站。

天光熹微,开始有鸟叫的声音。韩沐伯把烟屁股扔到烟灰缸,站起身揉揉肩膀,拿起前一天晚上收拾好的行李,准备去赶一班火车。

分手的原因洒满了狗血。
大兔子红了眼眶站在他面前,平日里不明显的两公分身高差此刻竟让他有点难受。
不能把这兔子揉怀里了。他想。
承认吧,韩沐伯。肖战开口,声音有点哑,但还是低沉得好听。其实我们不合适。
韩沐伯没说话。我不承认。他想着。
你看。肖战开始列举生活中的磕磕绊绊,最后总结。我累了,你也累了。
大兔子看起来难过极了。委屈你迁就我这么久,真是抱歉,沐沐……韩沐伯。
韩沐伯还是没说话。我不委屈,一点都不。
肖战抿抿唇,把本来好看的唇抿得毫无血色。还好,他一不用力,血色就回来了,娇艳得紧。
可怎么,这血色就也染了韩沐伯的眼睛。

再后来啊,肖战离开了,韩沐伯也准备走。
韩沐伯拎着行李开了门,回头再看一眼这小房子,脑海里突然闪过冯唐的一句话。
“我要用尽我的万种风情,让你在将来任何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内心无法安宁。”
嗯,我家蛋蛋做到了。

下楼后他看到门口的早餐店,那个自己和肖战常坐的位置上,坐了个人。
韩沐伯突然就不想去赶那班火车了。
他走过去,拍拍那人的肩,如往常一般。“中午我们去吃火锅吧。要纯辣的。我请你。”

end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