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_皓锦明月

【沐蛋】捡到一只蝙蝠

*lof第一篇文居然是燃少,本以为好歹是三国或者全职

*吸血鬼沐x普通人战的设定

*起名废,渣文笔,轻喷

*还看得过去的话给我一点鼓励好吗_(:з」∠)_

*一发完结




肖战是个不会拒绝人并且受小动物喜爱的天秤座。
吃过晚饭回家的时候,一只短腿小柴犬在楼梯口看见了他,就一路跟着他进了电梯。
“你跟着我干嘛……我没吃的能给你啊。”肖战蹲下身子抚摸着它的头,声音温柔。
小柴犬也不知道听懂没,反正是不摇尾巴了,静静趴在地板上。
到了肖战家的楼层,柴犬一勇当先地冲了出去,肖战在电梯里无奈地看着它,手放在开门键上。果然,可能因为环境不熟悉,柴犬畏缩着又钻回电梯,还差点被关起来的电梯门夹住,幸好肖战按开门键按得及时。
又回到了一层,把柴犬赶出电梯,肖战轻轻呼了口气,按下自家楼层按键。

没想到家里居然还有惊喜。
肖战家的阳台外面有一个槽,里面种着一些花花草草。平时对着电脑画画做久了就会伸伸懒腰起来给它们浇浇水,那些烦躁也在看着它们摇摇晃晃中消失殆尽。
肖战打开窗户正准备浇水的时候,看见几片叶子下藏着什么东西。再定睛一看,差点没把手里的水壶扔出去。
那里静静地躺着一只小蝙蝠。
我今天是怎么了,这么招动物?
想了想,肖战回去找了一只吃周黑鸭时剩下的一次性手套,小心翼翼地把蝙蝠拎起来,放到家里桌上铺好的一张报纸上。
蝙蝠一动不动。
我的妈呀它不会死了吧……死了蝙蝠是什么意思?
肖战凑近看,蝙蝠的肚皮还有轻微的颤动。没死。放心了。
可这么昏倒着也不是个事,万一死了怎么办。肖战一脸“要死也别死我手里”的表情拿起手机查了一下怎么饲养蝙蝠,发现它可能是缺水了。
用塑料手套尖端蘸了一滴水,肖战仔细地在蝙蝠脸上找了半天它的嘴在哪——啧,长得真丑——找到了。对准蝙蝠嘴滴了一滴水下去,好像大部分都流到了蝙蝠脸上……就当给它洗脸了。
肖战摘了手套拍拍手,在心里默默给它祈祷了一句。
我尽力了……你千万别死。

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吃着薯片,肖战时不时发出哈哈大笑。当桌子上那个小动物突然飞到他面前时,他结结实实地吓了一大跳。
他已经不记得桌子上还躺着个蝙蝠了。
……噫,真的好丑。
这对于一个外貌协会会长的天秤座来说,简直是不能忍的事。
肖战重新戴上塑料手套,抓着蝙蝠翅膀看了看。蝙蝠倒是很乖,不躲也不扑腾翅膀,就用自己一双小眼睛看着他。
看起来已经不错了。
当机立断地,肖战站起来走到阳台边上拉开窗户,把蝙蝠往外面一扔,关窗。
正在心里赞美自己今天做了一件好事并准备回去继续看电视时,肖战听见咚的一声。
回头一看,蝙蝠撞在了玻璃上,又掉在花花草草里不动了。
……说不定是外面太冷了对吧。好人做到底。
黑着脸打开窗户,肖战把蝙蝠拎了进来,放在报纸上,又滴了一滴水在蝙蝠嘴里(脸上)。
“我不管你怎么回事,我现在要睡觉了。如果明天早上起来我没在这张报纸上看到你或者你把我家破坏了,你就是把我家玻璃撞坏了也别想进来!”肖战对着蝙蝠假装狠劲着威胁了一通,也不在乎对方是不是听得懂,就进了卧室准备洗漱睡觉。
小蝙蝠在桌子上眨眨眼睛。晚上好无聊哦,难道要一只蝙蝠晚上睡觉?
可是肖战所有的门窗都关得死死的,它也确实不能去哪。
好无聊哦。蝙蝠静静趴在报纸上。

第二天一早,肖战心情很好的起床准备做点早饭,路过餐桌时眼睛一瞥瞥到报纸上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站在原地愣了三秒,昨晚上捡了只蝙蝠的记忆才回到大脑里,连带着还有对它的那番“威胁”。
……它还真挺乖的。要不养了吧。
做好简单的早饭,肖战端着餐盘回到餐桌上,自己拿起鸡蛋吐司吃得开心,还不忘滴一滴温热的牛奶在蝙蝠嘴边。
今天去花鸟市场买点东西吧。

“这个玩意真是恶心爆了……如果让我发现你不吃的话……”肖战拎着一个装了一小盒面包虫的昆虫饲养箱回家,一脸嫌弃地放下箱子就去洗手。
蝙蝠趴在报纸上一动不动。好饿啊…
套起塑料手套,把那一小盒面包虫拿出来——满脸的“卧槽这个玩意别让我动手第二次你最好直接吃完”这样的表情——放到蝙蝠面前。
没想到蝙蝠只是看了一眼,又趴下去了。
“你不吃?!”肖战声音直接提高八度,温柔的男神音差点破音。
蝙蝠似乎被声音吓到,扑腾起来往后退了几步。
肖战把面包虫向它面前推。蝙蝠后退。
本来就被虫子弄得有些烦躁的肖战顿时耐心全无,把虫子放进饲养箱,抓住蝙蝠也放了进去扣好盖子。
蝙蝠开始撞饲养箱。
“老子不养了!”
肖战被它逼得抓狂,准备抓住它扔出去。
打开盖子,蝙蝠一改之前乖乖让他抓的脾性,以极快的速度飞了出来。
肖战措手不及,没拦住蝙蝠,只能眼睁睁看着它飞出来变成一个人。
……好帅。
白得几乎会发光的皮肤,浅灰的发色,一双眼睛勾人心弦。一身黑色的衣服都盖不住他的光芒。
‘一个蝙蝠居然变成了一个人这怎么看都是灵异事件吧我现在是不是应该报警但是警察应该不管这件事吧话说回来他好帅啊怎么这么帅blabla……’虽然内心吐槽弹幕已经盖住了屏幕,但是表面上肖战还是一副冷漠脸,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人活动了一下筋骨后突然瞬移到自己面前把自己压在了墙上。
“我可是高贵的吸血贵族,你用面包虫来喂我,也太low了吧?”那男人压着他,在他耳朵边吹着气说话。
“吸血贵族还要靠人喂不是更low。”阿西耳朵敏感啊不要碰……
“两个办法,我强行吸你的血,你死不死我不保证;或者你主动喂我一点,你不会死。我好饿,你快点决定。”男人开始用牙齿尖细细密密地咬着他的耳朵,仿佛下一秒就要咬出血。
肖战打量了一下两人的身形对比,虽然好像自己高一点但是他肌肉似乎很好的样子况且他还是非人类物种动起手来应该没胜算……肖战闭起眼睛努力屏蔽掉耳朵处传来的异样感。“要咬快点。”
下一秒脖颈上传来刺痛,血液流失造成的晕眩感一瞬间袭来,几秒钟过得漫长之极。忍不住一脚踹开身上压着的人,伸手压住自己的伤口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去找纱布。
“我说过了我是贵族,你不会流血的。”那男人靠在一边墙上抱着双臂看着肖战。
“哦,那还真是谢谢你。”肖战放下手,果然手上没有血迹。回头瞪了那个人一眼,摔上卧室门准备睡午觉缓解一下晕眩。
男人张开嘴,伸出舌头舔了舔唇上沾着的血迹,又用尖尖的虎牙咬了咬唇,似乎在回味肖战脖子的味道。
很软,皮肤很好。血也甜。配合他闭着眼睛一脸忍耐的表情食用更佳。
他仰躺在沙发上长腿一抬架在沙发扶手上闭目回味着。

肖战一觉睡醒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坐起来甩甩头,有些懵。
这意思是,我捡了个吸血鬼回来?
头还有点晕不想出门,他随手抓起床头的手机叫了一份外卖,想了想在备注里加了一句“不要大蒜”。
然后继续坐在床上盯着面前的墙发呆,想着那个吸血鬼的样子。
作为一个外貌协会会长的天秤座……好吧,我不生气。
他抬起手摸摸被咬的地方,那里皮肤一片光滑连个齿痕都没有,要不是眩晕的感觉一直在,他还真以为自己做了个梦呢……不是梦吗?
肖战猛地下床,一阵头晕让他几乎是扑在门边。拉开门,映入眼帘的是自家沙发——和沙发上那个男人。不是梦。
不知道是庆幸还是郁闷,他悄悄叹了口气。
但这声音还是被那人听见了。他睁开眼睛看向卧室门口的肖战,勾唇一笑。“这么急着见我吗?我听见你扑到门上的声音了。头还晕吗?”
肖战一脸冷漠地从他面前走过去坐在餐桌前。“不干你事。”
“怎么不干我事,这是我造成的哎。”男人嬉笑着坐到他对面。
“你还知道是你造成的啊。”肖战翻了个白眼。“权当我做了个好事。我叫了外卖,吃完你就走吧,我养不起你。”
“这么快就赶我走?”男人捧着心口一副受伤的表情。“我的心都要碎了。”
“吸血鬼有心吗?”
“本来没有的。”男人一本正经地看着他。“遇见你之后就有了。”
“啧。留着你我怕我失血过多而死。”肖战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啊,是吗?我有这么帅吗?”男人很高兴地摆了个pose。
肖战不想理他。

等到外卖端上桌之后,男人的表情出现了一瞬间的扭曲。“这是什么?”
“毛血旺。”肖战拿了两副碗筷过来,递给他一副。
“……”男人伸出筷子扒拉了两下,一脸纠结。
“放心我特意跟店家说了不要大蒜。吃吧。”肖战挑了一筷子放到碗里开吃。
“不…我不吃辣。”男人看着一盆鲜红的花椒辣椒,筷子僵硬在了半空。
肖战抬头看了看他。“哦,那你的鬼生该有多无趣啊。”
“……”
然而肖战最终还是心软了。他去重新拿了一个碗倒了一碗凉开水,放在那男人面前,又拿了一瓶牛奶。
“你可以涮涮再吃,辣了就喝牛奶。”然后他用怜悯的目光看着那人。“连辣都不吃,真可怜。”
那男人郁闷地吃着涮过的毛血旺。

等一大份毛血旺解决掉,那人已经喝了4瓶牛奶,用来涮的水也换了好几碗。
“行了行了,你赶紧走吧,不然我打电话给警察说你私闯民宅。”肖战坐在沙发上盯着面前的人。
“我真走了啊,肖蛋……不是,肖战?”
肖战眯起眼睛。“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还叫错了,不可原谅。
男人指了指客厅墙上挂着的一幅画,歪着头对他笑。“那里,有落款。字很好看,画更好看。”
肖战脸有点红。“你夸我我也不会留你。何况你不吃辣,没法做朋友。”
“是吗,那我走了啊。”男人点点头,突然凑近肖战身边,在他唇上轻轻咬了一下。“再见,蛋蛋。”说完就化身蝙蝠飞了出去。
肖战被他突如其来的吻弄得怔住了,直到从窗户吹来一阵凉风才回过神。
“这人什么时候开的窗户……好歹把面包虫收拾了再走啊!还有!蛋蛋是什么鬼!”

肖战一脸嫌弃地把面包虫盒子封好装进昆虫饲养箱,箱子盖子盖好,放到了门口,准备明天再处理掉。
终于可以不受打扰地看看电视吃吃薯片,肖战几乎是滑进了沙发躺着。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隔壁突然传来一阵悠扬的小提琴声。虽然很好听,但是——怎么声音这么大!很扰民啊!
忍着看了半小时几乎听不见电视声的电视,肖战终于坐不住了,起身去敲隔壁的门。
说起来隔壁前两天是不是搬家了来着……?
提琴声停了,一个人出来开门。
“是你?!”肖战几乎是皱着眉头看着开门的人。
“是我呀。”男人笑眯眯地看着他。“我叫韩沐伯,刚搬来的,你的新邻居,以后请多关照。”
肖战深吸一口气。“新邻居的见面礼就是吸了我的血?”
韩沐伯把他拉进屋。“声音小点嘛,别让别的邻居听到了,会误会的。”
“……”肖战不想说话。
“呐,你看。”韩沐伯让他站在客厅中间。“我会大提琴小提琴,唱歌不错跳舞也不赖,虽然不吃辣但是为了你可以尝试,长相我自认为也还看得过去。以后让我追你吧?”
肖战停了一秒,转身往外走。
“唉唉唉——别走啊?”
肖战回头看着他的眼睛。“你想追我这件事,跟我没关系。”
“哦。”韩沐伯笑起来,眉眼弯弯。“那我就追你啦,肖蛋蛋。”
“先把面包虫和饲养箱处理掉再说。”

end

一个彩蛋
很久以后两个人在一起之后,肖战问过韩沐伯:“为什么那天提琴声那么大?你不怕吵到别的邻居?”
“算是一个法术吧——除了你别人都听不见,但是你听见的声音会很大。”
“你干嘛呀故意吵我?”
“不然你不会主动来找我呀。”

 


【到底打tag的时候用沐还是木啊好纠结orz】

评论(10)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