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_皓锦明月

【沐蛋】感冒了

*被昨晚上的糖激动地摸了一条大鱼,还有一辆小自行车。第一次开车好方

*ooc,污,慎入

*被吞了两次,身心俱疲。放外链吧,不知道简书会不会吞


http://www.jianshu.com/p/fcdcdd9dd803


再被吞了的话……_(:з」∠)_

很偶尔很偶尔开车的话还得开微博小号吗作为一个微博上全是同学的人有点方啊

ಥ_ಥ韩沐伯的名字根本看不清

告白!撒花!可爱死了!根本不舍得用!供起来!
*・゜゚・*:.。..。.:*・'(*゚▽゚*)'・*:.。. .。.:*・゜゚・*

谁能告诉我乐乎手机端怎么艾特人。
@友朋小吃

【沐蛋】求不得

*极短,没有文笔
*ooc
*设定来源于我喜欢的一个游戏里的一对夫妻



1
“是,失踪好几个月了。”
肖战用手按按太阳穴,眼眶还有点红,满脸疲惫。
别墅的会客厅,挂着那位失踪科学家韩沐伯和眼前这位肖战先生的合照。巨幅照片上,两人均是修身西装,一黑一白,很是般配。
肖战倚在沙发上,两条大长腿随意搭着。一身西装整整齐齐,只有领结稍有松散,因他刚刚回答记者问题时,有些烦躁地抓了抓。
“恕我问个问题,您们这照片,什么时候照的?”
“十年前。”肖战脸色不太好,换了个姿势面对记者。“他的婚礼,新闻界还大肆报道过。你没看过那篇新闻吗,记者先生?您可不像初出茅庐的新人。”
面对脸色冷漠充满了攻击性的肖战,记者表面镇定内心却有些不知所措。
这和平日外界所宣传的温润君子大画家的形象,相差甚远。不过这位肖战先生,十年了长相似乎都没什么变化啊。
似是感觉到了记者在想什么,肖战突然一笑,收敛了气场。“抱歉先生,我的爱人失踪了,最近心情不好语气有些激烈,希望您原谅。今日采访就到这里吧。送客。”
管家机器人从门口走进来站在记者面前,用它波澜不惊的声音说着。“先生,这边请。”
这机器人是八年前韩沐伯引起了轰动的发明,记者当然知道这种机器人有什么功能,遂不敢多停留向门外走去。
临出门时他回头看了一眼肖战,正看到那人怔愣地看着那幅合照,神情悲伤得仿佛就要落泪。
竟真有人舍得抛下这样的美人?
意识到自己想法的记者吓了一跳,连忙离开了别墅大门,开始构思着新闻稿应该怎么写。

2
肖战推开卧室门径直走到床边趴了下去,旁边一个灰色的人影自觉给他挪了挪位置。
脸埋在被子里的缘故,肖战的声音闷闷的。
“承锦,你说沐伯去了哪,他怎么还不回来……”
那人影坐起身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钢铁手掌,犹豫了一番最终放到了肖战后背上轻轻拍着他。
“不要太难过,战。”承锦的声音带着点金属的摩擦声。“他会回来的。就算……。我也会陪着你。”
肖战起身捧着承锦的脸细细端详,脸上的表情却更加哀伤。“你和他太像了,几乎一模一样。若不是这钢铁皮肤,我几乎要认错。可你只是个人造人,连温度都没有。”
他将承锦搭在他腰上的手拿开,缓缓走进卫生间,在关上门的那一刻不可抑制地大哭起来。
听到哭声的承锦握紧了拳头。
想要人类温度,想要温暖他。

3
哭累了的肖战躺在床上,承锦在一旁看着。
他承认,在睁开眼的一瞬间看到肖战的时候,他就爱上了。一颗机器心脏也许不能了解什么叫爱情,但他觉得,如果什么时候看不见肖战了,他就会短路。
“你是沐伯送我的礼物吗?”他们的初次见面,肖战就这样问他。
刚苏醒的人造人不懂什么是礼物。但是在大脑的深处,有一句话一直在重复。
‘这个人说的都是对的。’
于是他点了点头。
肖战的面部表情很复杂,他读不懂。人造人调用了自己所有的程序分析,最终的分析结果是一个词。心如死灰。
“他说要送我一个生日礼物,就把自己关在实验室关了三天,然后呢?只留了一个钢铁人给我?他人呢?我要一个跟他长相一样的钢铁人有什么用?”
肖战失魂落魄地从实验室走回别墅,人造人也跟了一路。直到进入家门的那一刻,他看到墙上的照片时,才意识到——
他和肖战口中的“沐伯”除了肤色之外,外表没有任何差别,包括眉角的那颗小痣。
“叫你承锦吧。”
肖战抱臂看着他,满脸冷漠。
“留下你是因为你和他太像,我没法放任你顶着这张脸自生自灭。以后凡是有别人在的情况,你不能露面。”
说完这些肖战就转身上楼。然而人造人的听力十分敏锐,还是听到了肖战咬牙切齿的一句话。
“等韩沐伯回来,我一定要让他解释清楚怎么回事!”
若是那人回来,自己是不是会被销毁?
承锦一阵恐惧。

4
我是韩沐伯。
战战这么多年没有任何变化,我问过很多次,实在拗不过我了才告诉我,他有很少一部分精灵血统,没有别的影响,只有寿命至少是普通人类的两倍长。
我想陪着他,我不想提前离世,留他一个人在世上。
所幸,我是个科学家,并且是研究机器人方向的。我可以试着将自己变成半机械人,这样就可以延长寿命。
再过几天就是战战的生日了。近两年的研究在小白鼠身上试验没有任何问题,小白鼠一切状态如常。我可以试着改造自己了,一定能给他一个惊喜。
泡进溶液仓的时候,我很期待。

end



【沐蛋】不复杂爱情

*极短
*逻辑已死
*没有文笔




韩沐伯斜躺在沙发上。
赤裸着脚在地毯上搭着,没有直接放在瓷砖地板上那么凉。穿着一件衬衫没扣扣子,衣摆随意散开着露出好看的形状分明的腹肌。

肖战特喜欢趴在他腹肌上,玩手机,看电视,或者别的。
他说,因为趴着趴着,沐沐就硬了。
那人说出这话的时候,眼睛湿漉漉地带着笑,弯弯的,一咧嘴先看到两颗兔牙。端得是纯情无比,偏偏嘴里说着带颜色的话手还不老实,一边说一边朝下身摸去。
韩沐伯抓着他纤细的手腕,翻了个身把人压在沙发上,眼神里似乎都要冒火。结果那人笑得更开,一伸手揽着韩沐伯脖子就往下带,主动凑上嘴唇去亲吻,勾得韩沐伯眼神里的火蹭蹭蹭地烧了大脑。
色迷心窍。
他美啊,美人之名不是白叫的。

抖抖手里的烟灰,韩沐伯想起什么似的,低头看了看烟灰有没有烧到地毯。幸好幸好,只是沾边,亏得自家地毯不够大,不然战战他……哦。没有了。
分手了,怎么就不记得呢。

许是两个人在一起后会越来越像。肖战本是不那么爱收拾的性格,被韩沐伯的强迫症影响得自己也强迫症了起来,反而韩沐伯开始在某些地方不那么注意。比如抽烟这个事。
韩沐伯没有烟瘾,只在自觉灵感枯竭的时候抽一根,一边抽一边想着曲子。脑子被音符塞满了之后别的事情就不那么在意了,经常一根烟点着了还没想起来抽就烧了一大半,烟灰不堪地球引力自主掉落,然后还拿着小半根烟的韩沐伯就会被看到这一幕的肖战敲打。
“曝光他曝光他,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啊。”
肖战拿着抹布跪在地上细细地清理散落的烟灰,韩沐伯坐在沙发上看着他衣摆滑落露出的一小截细腰和翘起的屁股觉得,我家蛋蛋怎么这么好看,哪都好看。
然后手脚就不听使唤地走过去把人抄起来,不顾“沐沐你干嘛啊”类似娇嗔的抱怨,把人扔在床上欺身压上。
“干你。”
色令智昏。
灵感什么的,暂时靠边站。

天光熹微,开始有鸟叫的声音。韩沐伯把烟屁股扔到烟灰缸,站起身揉揉肩膀,拿起前一天晚上收拾好的行李,准备去赶一班火车。

分手的原因洒满了狗血。
大兔子红了眼眶站在他面前,平日里不明显的两公分身高差此刻竟让他有点难受。
不能把这兔子揉怀里了。他想。
承认吧,韩沐伯。肖战开口,声音有点哑,但还是低沉得好听。其实我们不合适。
韩沐伯没说话。我不承认。他想着。
你看。肖战开始列举生活中的磕磕绊绊,最后总结。我累了,你也累了。
大兔子看起来难过极了。委屈你迁就我这么久,真是抱歉,沐沐……韩沐伯。
韩沐伯还是没说话。我不委屈,一点都不。
肖战抿抿唇,把本来好看的唇抿得毫无血色。还好,他一不用力,血色就回来了,娇艳得紧。
可怎么,这血色就也染了韩沐伯的眼睛。

再后来啊,肖战离开了,韩沐伯也准备走。
韩沐伯拎着行李开了门,回头再看一眼这小房子,脑海里突然闪过冯唐的一句话。
“我要用尽我的万种风情,让你在将来任何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内心无法安宁。”
嗯,我家蛋蛋做到了。

下楼后他看到门口的早餐店,那个自己和肖战常坐的位置上,坐了个人。
韩沐伯突然就不想去赶那班火车了。
他走过去,拍拍那人的肩,如往常一般。“中午我们去吃火锅吧。要纯辣的。我请你。”

end

排每一个字。
其实我最想说的是,白队赢了,现在8人一起训练,能不能给白队一个特权,让我沐回来。

种花少女阿绚🌸:

排阑阑的每一个字儿。
老子还没睡到郭子凡呢,退个屁圈啊。


声阑:



看到微博上一群退圈的。




就像说句,有啥可退的。




有啥可崩溃的。




官方还一句话都没说。




事情还没有到尘埃落定的局面。




就算真如我们所见,真的会变成我们最讨厌的结局。




可是那有怎么样呢。




别说什么,少年们拼死拼活白赢了。我受不了了太虐太心累我要退圈。




你要是真的退圈才是辜负你自己,辜负少年们。




这才哪到哪啊,还没看到天娱内部高层压制,师兄师姐抢资源。




这才是开始。




如果连这里都渡不过去,那真的请离开吧。




因为以后会更难。




会更累。




会更苦。








还是那句话,我不会退的,妈的有什么好受伤的,我顶天骂死天娱。




除非我真的要考试忙到死,否则哪怕真的是鸳鸯锅,我都不会弃坑。




我管最后几个人出道。




我管是不是他妈的鸳鸯锅。




因为我知道我什么都改变不了。




顶天微博上刷刷话题。




可是老子他妈的会一直看着。




我为他们付出这么多感情。




我曾经那么爱他们。




老子不甘心离开。




我一定要看到他们的结局。




我一定要看到他们到底能走到哪里。




不然我不甘心。


这ktv我给90分。
10分是因为没有野蛮生长没有音浪,二人组三人组的歌只有月树的冬天里的一把火。

#沐吹人格上线#

我给舍友看了韩沐伯肖战彭楚粤谷嘉诚的照片。她看完之后说,单看脸我还是比较喜欢肖战。
我说,对啊对啊,他就是特别美特别好看,好看得我快哭了。
然后她问我,那你为什么最喜欢那个什么伯伯?

因为伯伯不仅脸好看,人设也戳我啊。

他是我目前唯一知道的敢在公共场合签名用小篆的艺人。
他是一个会听HITA安九的人。
他是会转发历史相关附带科普的人。
这简直太苏了,喜欢历史并且了解历史在我眼中是绝对加分项,能从路人直接加分到触,更何况他本来就是男神。
看到他转发科普那条微博我直接哭了,全部语言只剩下了“世界上最好的韩沐伯”。他怎么能这么苏啊。

估计这是只有我一个人能get到的奇怪萌点。

世界上最好的韩沐伯。
语言匮乏得不知道用别的什么词来爱他。

赶着告白日做两张图。
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
但还是把自己虐到了……


一字也觉偷。

【沐蛋】牙医

*牙医战x患者沐,但实际上是沐蛋
*是点梗来着,但是不会艾特人…。
*依旧不堪入目的文笔,要开始正式地学习一下了
*一发完结
(我是不是应该去试试写段子…)


“让我上个wc,等不及了!”不顾韩沐伯正在刷牙,睡眼惺忪的伍嘉成冲进卫生间解决早上起床之后第一生理大事。
韩沐伯露出嫌弃的表情举着牙刷边刷边往门外走。
“行了行了,沐沐你回来吧,我弄好了……噫!沐沐你怎么流这么多血!”伍嘉成洗着手叫韩沐伯回来,一转身却看到了几乎让他尖叫的一幕——韩沐伯嘴角溢出的沫子是鲜红的。伍嘉成一下子慌了,在韩沐伯身边绕来绕去。
“你吐血了吗?要不要上医院?你流了这么多血啊沐沐,这肯定是不正常的啊。你这样漱口会不会带更多的血啊……”伍嘉成担忧地站在洗手池边看着韩沐伯漱口,一次又一次吐出红色的水。
“好啦好啦小伍不用啦——”韩沐伯漱掉嘴里所有(带)血(的牙膏)沫,哭笑不得地咧开牙给伍嘉成看。“我只是牙龈出血啊,每次刷牙都这样的,不用担心。”
“你每次刷牙都跟吐血一样?这绝对有问题啊韩沐伯!不行,你必须去看牙医,正好我有个发小是很优秀的牙科医生,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预约,今天周末你一定没事,不要装作很忙的样子……”伍嘉成跑到自己卧室,在一片混乱的床铺上找到手机翻开电话簿。
随后跟进来的韩沐伯一把夺过手机,在伍嘉成一脸委屈表情的怒视下又乖乖地还了回去,满脸“我不想去看牙医”的表情笑得春光灿烂。“牙医很贵的小伍,这种小事不用了吧?”
“战战说没事才可以!你要是不去的话我就……我就每次咱俩吃饭的时候都叫上老谷!!!”
“……去就去。”
有对象了不起啊!韩沐伯恨恨地磨牙。

下午韩沐伯本来想先答应下来,等出门之后随便找个咖啡店坐一会就好。结果临出门的时候被伍嘉成叫住,一回头看到他穿戴整齐地出门。
“作为你的合租人兼好哥们,我觉得你肯定会半途溜走。我陪你去,刚好许久没见战战了。”伍嘉成走进电梯,对韩沐伯露出萌猫笑。
韩沐伯觉得谷嘉诚的面瘫表情真好用,于是他也摆出一副冷漠脸。
嗯,幸亏你家老谷不在这,不然他得弄死我。

走进牙科医院大门的时候其实韩沐伯有转身逃跑的冲动,但是182的自尊心还是让他镇定地跟在伍嘉成身后。
虽然脚步有些不稳。
“有预约的,嗯,肖战医生。我姓伍,就是这个时间没错。第5观察室是吧,好,谢谢您。”
伍嘉成和前台确认的时候,韩沐伯一身黑色大衣戴着平沿帽站在他后面看着整个医院。环境很好,有免费清茶和咖啡,等候区都是两三人小沙发,用原木色隔板分开。
很不错嘛。韩沐伯如同一个来视察的老干部一样频频点头。
“走了走了,沐沐别发呆。”伍嘉成拉着韩沐伯跟着一位工作人员走进去。

“小伍!好久不见~”观察室里一人抬起头,戴着蓝色的医用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看到来人便笑弯了眉眼,一对卧蚕可爱极了。
“战战你太忙啦,平时都不敢约你,周末的话还想着让你好好休息一下。前一阵朋友圈我看到你说你生病啦,好像还是去的我工作那家医院,你都不来找我啊。身体怎么样了?”伍嘉成嘟嘟嘴,押着韩沐伯在凳子上坐下。
“因为老谷总吃我醋嘛,谁让我们是发小。他以前还以为我喜欢你呢。”肖战站起来伸个懒腰。“你今天怎么来了?牙有什么问题?”
“不是我,我给他预约来的。”伍嘉成指指韩沐伯,自觉站起来给肖战让开路。“他叫韩沐伯,是我合租人兼同事啦,也是我们医院的,不过科室所在位置隔得比较远…嗯?”
眼看着肖战走到韩沐伯面前,挑了挑眉,摘了口罩笑得一脸温柔,眼睛里却闪着兴奋的光芒。“我认识呢。韩大医生,又见面了。小伍,我上次去你们医院,就是他给我做的检查。”
“哦哦是你啊…你好你好。”韩沐伯倒是真没想到能在这再见到这美人,毕竟他其实没记住美人的名字——光记得一张美绝人寰的脸。再看到他…他还是这么好看。
“好了,张嘴。”韩沐伯乖乖地张开嘴,肖战却只是随便扫了一眼,接着坐回桌子后面拿出一张表。“需要洗牙。你以前洗过吗?”
韩沐伯此时在凳子上坐得如小学生一般端正,表情僵硬。“没有。”
他觉得肖战会嫌弃他,意外地肖战居然露出了赞扬的神色。“那你一定有认真刷牙。”
韩沐伯很高兴,像得了奖励的小孩。

再后来韩沐伯躺在治疗室的时候,他终究还是怂了。肖战手里的东西发出了电钻的声音,他觉得自己要像个机器人一样被拆掉。
“肖大医生啊,这个疼不…”
“不疼,放心。”
重新戴上口罩的肖战又只露出一双眼睛,专注的神情全通过一双眸子表达出来,让看着他的韩沐伯迎着治疗灯都舍不得闭眼。
即使是牙齿上有一个电钻在工作,能离美人这么近,也值了。
“可以不要抖了吗?韩医生,你上次给我抽血的时候也没这么害怕。”从声音都能听出来肖战现在一脸冷漠。
“……我尽量。”韩沐伯说完这句话,开始专心地盯着肖医生的眼睛看,直到把人看得从脖颈上开始蔓延粉色。

“冷的,太甜的,烫的,辣的,硬的,都不能吃。打了消炎药。一周之后来上第二次药。40分钟之内不能喝水吃东西。”肖战一边说着注意事项一边收拾着治疗器械,韩沐伯一直看着他的侧脸。
“记住了吗?”收拾完的肖战一转身,正对上韩沐伯的目光,耳垂一下子就红透了,声音不由得高了些。
“啊,记住了记住了。”才回过神的韩沐伯满脑子都是“偷看人家被发现了但是他太好看了”之类的念头,连忙拽着伍嘉成去缴了费就溜之大吉。
在路上,韩沐伯抓着伍嘉成问了许多关于肖战的事,让伍嘉成这个实力小话痨都想闭嘴不再说话。
“所有一见钟情都不过是见色起意。”伍嘉成冷冷地说了一句,成功让韩沐伯停了一下。
“但是……他就是好看啊。”
回家之后,韩沐伯给肖战发了条短信。

“肖医生,下周我去上药,等你下班之后,请你吃火锅吧?”


【end】
如果肖医生拒绝了呢…
其实按照常理来讲是会拒绝的。
然后伯伯会搬出小伍去请人。

留毛毛的图